疫情之下,脱轨的生活

2020年的正月十五,城市的街道上依然冷清,几乎见不到在路上行走的人,冷清的让人不安。
即使在小区里的小路上,也难见人影。
寂静之下,是脱轨的生活。
焦虑紧张的气氛,从人们戴着的口罩之下透出。

在超市中买菜的人不多,都匆匆拿起一些就离去,没有往日的精挑细选。
此时还在路上来往的,几乎都是美团、饿了么等快递小哥。
不由心存感激,是他们的存在,维系着我们日常的吃喝生活。
有时候我怀疑,人们的情绪,是否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或者距离崩溃的边缘,纠结还有多远的距离。
疫情这个概念,深入我们的头脑,不过二十几天。
在我们几十年的人生中,这也许是最独特的一次经验。
生老病死,人生中最强烈的体验,随着病毒,随着网络上的种种信息或是谣言不断扩散,侵蚀我们的生活。
所谓专家的说法,几天变一个样,荒唐之下,怀疑滋生。
到底一层薄薄的口罩能否为我们提供足够的保护?空气中是否有致命的病毒颗粒在飘散?
神经兮兮的我们,看到路上有没有带口罩的人走过,就马上紧绷起来。
我也对自己的反应觉得有点可笑,但这时候还不戴口罩的人,似乎就像一个定时炸弹,至少并非常人。
那个穿着黑色垃圾袋的疯女人,还是和往常一样,在那片捡垃圾,口中念着那些骂人的话。
她没有带口罩,也许对身外的这一切漠不关心。
我以为,我可以很好的适应特殊时期生活的改变,但我高估了自己。
冷清的生活,好像大家都被迫践行了极简主义。
原来生活可以被剥离简化到这个程度,没有了聚餐、电影、逛街、玩耍,甚至连工作也变得可有可无。
球场关了,外出跑步也不合时宜,虽然还可以在家运动,但总感觉胸中憋闷。
更多的还是情绪上的无形压力,时时刻刻从生活的各种细节暗示着。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庞有白色的恐惧。
现代社会真的脆弱,没人能在这个复杂的关联世界中独善其身。
这一切总会过去。
活下来的人,也许会逐渐忘记。
我希望能够记住。
在1月20日,我坐飞机回老家,当时已经听说了疫情,也带了口罩。
但没有真正的重视,尽管获取了消息,只是机械的进行了反应,没有主动思考判断这件事是否严重。
所以一直到大年三十,也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没有多买一些口罩。
现在口罩作为保命物资,已经严重紧缺了。
记住独立思考判断的重要性,记住无论如何要争夺生命的主动权,记住危机将起之时也是一派安乐平静。
致敬发出预警信息的吹哨人。

留下评论